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
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

“上海字母圈之于我就像一场宿醉”

微信公众号搜索「 yhdzxs 」

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瘾欢字母圈  

那些宿醉的夜里
都没有星星与月亮
所以你发的关于戒断的誓言
也就慌张得没敢再出现

“上海字母圈之于我就像一场宿醉”

(插图来自网络)

 

说几个我宿醉的经历吧。

 

12年的秋天,一发小过生日。在KTV喝过几巡之后,转场去夜宵续第二场,没多久我就喝多了。我强撑着,让他们都先撤了。我一个人蹲在路边吐得一塌糊涂,最后干脆瘫在地上,地上有点凉。可我能听见路过的行人啧啧啧的声音。

 

去年在某个聚会我也喝多了,据说还被围观了。那是我第一次觉得,酒醉是件羞耻的事情。因为我彻底断片了,不知道发生过什么。即便很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,也羞于问当时在场的人,我怕他们又去回忆那些关于我狼狈的事情。

这周末我又喝多了,烂醉。被几个朋友架着,丢到酒店。我脑子里都是不想麻烦别人,满嘴是支支吾吾的话,但那会儿瘫软的身体无计可施。那种时候,越逞强越狼狈。这挺羞耻的。

 

对于这几次宿醉,除了第二天都难受得要死之外,我心里都有很强的羞耻感。

 

前天,当我坐进阳光里,试图去纾解那些羞耻感。人们纾解情绪的方式,看起来五花八门,其实内核都类似,就是把精神或身体腾挪到别处。过些时间再回头看这些情绪,它们就都不具象不详实了,也戳不了人了。

 

戏剧的是,削弱宿醉引发的羞耻感的是另外一份“羞耻感”。那是一个女M,在今年初和我说的话,“我羞耻于自己的字母圈经历!”

 

之所以在漂浮的思绪里抓到她,是因为她给我朋友圈(我发了关于宿醉后羞耻的想法)留言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就觉得,字母圈之于我就像一场宿醉。”

 


 

称呼她果儿吧,因为她年纪还小,应是才二十岁。

 

刚过十八周岁那会儿,她就觉得自己可以给欲望松松绑了,把自己受虐的欲望撑起来,决意“闯荡”一下。

 

果儿很快就认识了个中年男S。当男人知道果儿还是处女后,对她的攻势更猛烈了。原本果儿对男人还有些警惕,可在中年男人的全方面进攻中快速放弃抵抗。果儿放弃抵抗的诱因是,男人决意要给果儿一笔可观的“第一次补偿费”,还一点都不给拒绝的空间。在男人提起这个概念之前,果儿脑子里完全没有想过这件事。所以,这让果儿觉得这男人“靠谱”,愿意主动担当自己未必需要负起的责任。

原本我很不解果儿这奇怪的逻辑,但转念一想,这事儿只要换一个面目就容易理解了。很多男人追女孩不都这样么,不管别的,包和Iphone先送到位再说。以这手法成事的,也不在少数。

 

果儿颤颤巍巍地和那男人在一起了。男人还为所谓的“第一次”营造了果儿之前从未见识过的浮华与仪式感。小女孩嘛,既已生了好感,加之这样的隆重铺排,便更加投入其中了。其中男人如何“拿取第一次”的过程,我就按下不说了。即便我,甚至包括事后的果儿都觉得那个过程很变态,是那种执念于某种陈旧癖好的变态,可那时候已经上了温床的果儿已经没能力思考这些问题。

 

之后男人带着小果出入各种商务或应酬的场所。虽然小果能感觉到别人异常的眼光,但她不在乎,甚至脑子里还绕着飘飘然的窃喜。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再相同于身边那些同龄的小姑娘,比她们提前见识了这个世界的缤纷与华彩。这些飘飘然的新奇与快感,足够让小果在M这个身份越来越深入。她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便越来越进入“字母圈状态”。

 

事情的转折在一场酒会,喝多了的男人把小果推给了他一直叫“王哥”的另一个男人。

 

酒精和S刀锋一样的眼神,使得小果无法拒绝。

 

王哥走后,男S开始给小果洗脑,说那是“体现忠诚”的一种调教。小果是一个连情爱是什么都没知晓清晰的小姑娘而已啊,她只能选择相信这些话。

 

这样的事情,后面还发生了两次。那两次,关于很多M有的悲凉与逢迎,小果身上都有。


第四次,那彪悍的男子完事临走的时候,毫不忌讳地在小果面前给那S打电话,“果然不错,你小子牛x,以后有事儿尽管找我”。

 

听到这话,小果彻底清醒了。她想,原来自己成了工具。随之而来的是,满满的羞耻感。它们顺着眼角流出来,透过指尖渗出来。脸上,胸口….身上每一处都在发烫。

 

那之后,小果彻底离开了那S。S没有太过挽留。也许他觉得,自己已经从小果身上攫取去足够的“价值”。

 


 

坐在阳光里,我回忆了一遍小果的字母圈经历。再看看她在我朋友圈的留言,我感叹,那段经历确实像极了一场宿醉。

 

半推半就地入局,接着沉迷于推杯换盏,之后便生出飘飘然的莫名快感,最后醉得狼狈不堪。连醒来后的羞耻感都贴合了小果的经历。

 

想到这,我心里冒出一个极为黑色且悲观的疑问。

 

我特别含蓄地问小果:“那场‘宿醉’后,你的酒瘾断了么?”

 

小果回答我:“年轻人怎么戒得断酒瘾呢,该喝一壶的时候还得喝!”我不确定她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,但起码说明,她并没有因为那场“宿醉”而掉了青春年少的荡漾。

或是因为警惕,也或者是因为悲观,我的思绪忽然穿到12年那场宿醉的一周后。和一周前一样,我又喝得烂醉了。我满脸难受地走进同一个诊所,准备打吊针。诊所的阿姨见我又来了,面露着急地扶我坐下,给我输液。

 

我躺在椅子上呼着大气,阿姨在我面前来回走着。她忽然开口对我说:“小伙子,我要给你妈打个电话了,你这样可不行。别以为你现在年轻就可以糟践自己的身体,这些酒醉等你老了后都会变成毛病的!”听到这话,我眼泪就绷不住了。

 

那个秋天,是如这个冬天一样难受的存在。

 

当发觉自己的身体又变得难受,我才意识到,我也还在一段宿醉的后遗症里没有出来呢。

 

-完-

赞(3)
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瘾欢-字母圈亚文化虐恋交友平台 » “上海字母圈之于我就像一场宿醉”

微信公众号搜索「 yhdzxs 」

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瘾欢字母圈  

评论 抢沙发

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

加入我们历史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