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
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

字母圈那些被侵犯后,没有选择报警的人们

点击 ➡️ 加入瘾欢 ⬅️

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瘾欢字母圈  

字母圈那些被侵犯后,没有选择报警的人们

上周五的推送后(SP后,检测艾滋的大学生),许多人在后台质问当事人被侵犯后,为什么没有选择报警。我将大家的疑问转达给了她,她的回答是“因为不想让学校、家人以及身边更多的人知道,怕遭受歧视,怕因此改变人生轨迹,自私的我只想解决问题,而不想带来更多的新问题。”

相信大家看到这个答案后,包括我自己,都会有一点意难平,因为这意味着施暴者将逍遥法外,意味着实施侵犯行为的主题没有付出任何代价。

根据1997年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一项调查,当时北京严重性侵犯的报案率只有7.6%,不知道到今天,这个数字上升了多少。

本期推送,我默默联系了一些被侵犯后没有选择报警的人们,想听一听他们为何做出了这样的选择。

LUE,31岁

我记得是初二的暑假,因为我数学偏科,我妈把我送到班主任家里去补课。补课的时候,班主任一直摸我的大腿,还一直想往上摸。我用手死死卡住他的手,不让他往上摸,即便是这样,他也没有停止他的行为,一直就那样摸着。

我妈接我回家的时候,我坐在她的电瓶车后座上,跟她说了发生的事情。回家之后,她先跟我说明天开始不再去了,然后又特别郑重其事地告诉我,“今天的事不能再和任何人说,尤其是同学,亲戚,否则往后流言蜚语,你会抬不起头,做不了人。”

“否则往后你就抬不起头,做不了人”这句话一直像一根刺一样在我心里,我记到今天。总之,我们的环境对于受害者太不友好了,所以看完周五的推送,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件事,我想我能理解她为什么没有报警,换做是我,我想我也不敢。

彼岸花,46岁

坐标三线城市,大概六七年前吧,陪我公司同一个宿舍的小丫头去报过警。她是外地学生,暑假没回家,来打工实习,结果被QJ了。

她一开始也非常不愿意报警,我各种劝她,告诉她保护自己权益和严惩坏人的必要性,在我的苦口婆心之下,她终于同意报警。

陪她走进派出所,值班民警也不顾着周围有多少人,就开始问这问那,案发地在哪里,QJ行为持续了多长时间之类的,我听着听着实在忍不了了,跟他们说,你们好歹也把她单独拉到一个房间里去问这些问题吧?外面这么多人合适吗?

这才带她进了小房间,小丫头最后是哭着出来的,跟我说被详细地询问了QJ的过程和细节,然后没过两天,又打电话来让她再去接受询问,这样的过程反复了4次,到第4次回来,小丫头实在是崩溃了,心理压力太大,哭着和我说,“姐,我不想报了,我想撤销,太痛苦了。”

字母圈那些被侵犯后,没有选择报警的人们

纪录片《日本之耻》内,描述报警后被询问的场景

哎,我看着都心疼,后来就撤了,不了了之。

匿名

我是选择报警了的那种,不太符合48号的问题,但我想要强答!

我的情况和周五推送的姐妹比较像,是实践BDSM时被侵犯了,那个人还百般抵赖,说我先勾引他什么的。

然后我非常坚定地选择了报警,我的想法很简单,你伤害了我,那我就不可能让你好过。一个巴掌拍不响,我栽了我认,我愿意为我的遇人不淑买单,我愿意承受我的那份痛苦,但是你想逍遥法外?那必不可能。

来吧,我承受流言蜚语,你承受牢狱之灾,谁怕谁?

中间报警、立案、收集证据、打官司、亲朋好友纷纷知晓,皮笑肉不笑的理解与支持,我换工作,换城市,说句实在话,从我父母知道开始到现在,我们一家三口再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,因为都觉得尴尬哈哈哈,这其中的心酸苦累,真的堪比剔骨剥皮。

但是收到他的判决的那一刻,我真的觉得一切都值得。

现在我换了一个城市生活,从头开始,过的挺舒心,挺好。

我写自己的事不是希望所有人效仿,因为经历这个痛苦的过程非常磨人,所以我非常能理解不愿意报警的姐妹,许多人站在上帝的道德视角,是无法理解其中有多麻烦,多撕裂的。

我是想用我自己的例子给大家一点信心,不让那些坏人的气焰更加嚣张,你看,我报警了,结果是好的,侵犯我的人被我亲手送进去,而我现在生活的也不错。

对付坏人,我的信条就是哪怕玉石俱焚,也不会让他们好过。

看完上面的分享,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问题是“为什么ta们明明是受害者,却还需要额外承受那么多?”

我曾看过一个说法,说性侵犯后报警,得到的结果是“男的被判有期徒刑,女的被判无期徒刑”。这里的“无期徒刑”,大约指的是心理上的、舆论上的无期徒刑。

虽然我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,但似乎大多不愿报警的受害者都对此表示认同。所以接下来这部分是写给所有读者的,即——我们能为了改变这样的现状做些什么。

首先是舆论,要知道,舆论并非看不见摸不着,它就是由千千万万个你我组成的,我们应该给予受害者舆论支持,创造一个对受害者友好的舆论环境,让他们发声时能背负更小的负担。

拿周五的推送来说,后台有几十条评论是在指责受害者的,说她自作自受,说她玩SP是活该,甚至不乏人身攻击者,我没有将你们的留言放出来,但希望你们可以稍微理性地想一想,到底谁是受害者,谁才应该被指责。

如果受害者连匿名讲出来都尚且要遭受这么大的恶意,又如何要求ta们有勇气走进警察局,相当于把自己的经历公之于家人、朋友呢?

字母圈那些被侵犯后,没有选择报警的人们

字母圈那些被侵犯后,没有选择报警的人们

其次,如果我们身边遇到了被侵害的受害者,不要去加入流言蜚语的讨论,不要跟着哈哈笑,如果可以的话,表达出自己对这种言语的反感,这便是对受害者最好的支持。

最后,其实我特别敬佩第三位分享者的勇气,她抱着玉石俱焚的决绝,最终让施暴者付出了代价;但我又感到些许悲哀,因为我真切的希望,有一天,受害者不用都得鼓起推翻天地的勇气,才可以让施暴者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
– 完 –

赞(10)
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瘾欢-字母圈亚文化虐恋交友平台 » 字母圈那些被侵犯后,没有选择报警的人们

点击 ➡️ 加入瘾欢 ⬅️

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瘾欢字母圈  

评论 抢沙发

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

加入我们历史文章